书荒推荐《八零福星俏媳妇》叶清宁顾昭

后湾村村头的稻谷场上,守夜的村民们拿着蒲扇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处,热闹的聊着今年的收成。...

书荒推荐《八零福星俏媳妇》叶清宁顾昭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八零福星俏媳妇》叶清宁顾昭

自打去年实行包干到户以来,这收成一年好过一年。

各家的稻谷场上,都堆满了才收割的稻子,为怕后山上的野猪下来坏事,各家都派了一个人在场上守夜。

突然,破空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众人的喧闹。

“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起身,面面相觑。

“听声音好像是顾昭媳妇儿。”

“声音是从芦苇塘那边传来的,咱们快去瞧瞧。”

有人还担心的朝顾家谷场那边喊了一声,“顾昭,你媳妇儿出事了。”

顾昭此刻正躺在高高的草垛上,欣赏着夏夜的星空。

有人说过,夏夜的星空,就像无数珍珠撒在碧玉盘里。

真的很美!

大牛见他没应,赶过来,拿着手电朝上头一照,喊道,“顾昭,好像是你媳妇出事了。”

“她?”眼底的温柔顿时消失殆尽,顾昭阴沉着脸从草垛上跳了下来。

其他村民,也跟着一窝蜂的要去瞧热闹的。

叶清宁那娘们,原是省城下放的知青,生的细皮嫩肉,肤白貌美,就跟那画里的仙女一样。

当初,一来这后湾村,就将一帮男人的魂都勾了去,当然,也成了女人们的眼中钉。

后来,她嫁给了顾昭,还生了孩子。

原以为能安生过日子,谁料这女人仍旧不安分,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活不干,娃也不带的,就知道到处乱窜门子。

听说,前些日子还跟邻村的二流子混在了一起。

今晚,可有好戏看了――

“滚开!”

离稻谷场不远的芦苇塘这边,叶清宁使出了浑身的劲儿,摸到一块石头,砸到身上那人的脑袋。

只听得闷哼一声,那人从她身上滚了下去。

叶清宁慌乱的从芦苇丛中爬出来,就见前方,一行人打着手电浩浩荡荡地朝这边奔来。

她忙大声喊,“救命,我在这儿!”

“你快回来,别喊。”王兴生也顾不得脑袋疼,连忙冲出来拽她。

叶清宁反手一巴掌拍开他,又朝他身上狠踹了一脚,这才慌不择路的朝村民们跑了去,“来人,救命,抓流氓。”

“艹,臭娘们!”王兴生见状,咒骂了一声,慌忙钻进芦苇丛中,从小路跑了。

村民们赶了过来,有人拿着手电筒恶意的朝叶清宁脸上一照。

“哟,还真是顾昭媳妇。”

只是,衣裳皱了,头发散了,狼狈却又风情的模样,很容易叫人往歪处想。

“什么顾昭媳妇?”叶清宁嘀咕了一句,手电光很刺眼,她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突然,手腕上一紧,头顶传来男人冷冷的喝斥声,“大半夜的你来这芦苇塘做什么?”

“我是被人绑架的。”叶清宁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愤怒的解释。

早上,在咖啡馆里,小三挺着肚子到她跟前逼宫,她甩给那姑娘一张支票,警告她:要么拿钱滚,要么人财两空。

谁料,这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姑娘,性子很躁,趁她不妨,拿了个杯子就砸她脑袋上了。

叶清宁当时只觉得后脑勺一痛,再睁眼,就出现在了这里,有个浑身汗臭的男人在非礼自己。

她想她肯定是被人绑架到了这里。

第2章 你若敢撒谎,我不饶你

“绑架?”众人一脸不屑的盯着她,“你可别乱说,咱们后湾村可是模范村,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别是你跟人约好了吧?”

“就是,要绑架怎么偏绑到这边?我记得那年三瘸子和钱寡妇就是在这里被人逮住的吧?”

众人一阵哄笑,谁不知道这边的芦苇丛是男女厮混的好地方。

“是真的。”见众人怀疑,叶清宁又气又急。

她深吸一口气,茫然的看看四周。

黑漆漆一片,偶尔还能听见几声狗吠。

这是将她弄到哪个荒僻乡下来了?

那贱人还真是够狠。

“这样,你们谁有手机,报警,帮我报个警好吗?”

她知道幕后主使,只要警察来了,定能一网打尽。

一听要报警,村民们反倒慌了,难不成还是真的?

众人纷纷看向顾昭。

“顾昭,你看这事怎么弄的?”

叶清宁本能的也看向这个抓着自己手的高大男人,借着手电的光,她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五官冷峻,剑眉星目,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泛着冰冷的寒意。

叶清宁莫名打了个寒颤,颤声问,“你们该不是一伙的吧?”

“大牛。”顾昭没理会她,朝旁边拿着手电的小伙使了个眼色。

大牛便带着几个村民不由分说沿着芦苇丛追了去。

顾昭并未跟去,只是抓着她的手更紧了,似乎要将她捏碎。

“叶清宁,你若敢撒谎,我不饶你。”

“喂,你松手,你捏疼我了。”这人手劲真大,叶清宁痛的皱起了眉,使劲挣了挣,没挣开。

顾昭目光如刃,“闭嘴,回去再收拾你。”

“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快松开,不然我不客气了。”叶清宁气的伸脚踢他。

顾昭被踢急了,猛然抬手。

他的手那样大。

一巴掌扇来,叶清宁顿觉一股森冷的杀气,吓的眼睛一闭。

好在,这巴掌停了半空,没有落下来。

不过,叶清宁又猛然睁眼,审视的瞪着顾昭,“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真不是同伙么?

“装疯卖傻。”顾昭嫌恶的睨了她一眼,出来偷人就罢了,还非得嚷的人尽皆知,等人来了,又说谎被绑架。

连个好点的借口都不找,这女人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

这时,几个村民回来,对顾昭摇头,“没找到,早跑了。”

说话时,眼神又有那么点鄙夷嫌弃的扫了一眼叶清宁。

叶清宁蹙眉,“这黑灯瞎火的,那人头上还受了伤,一定跑不远,肯定是藏在这附近了。”

“够了!”她不要脸,顾家还得活人呢。

顾昭恶狠狠的盯着她,“叶清宁,你闹够了没有?不就是晚饭没做你爱吃的鸡蛋羹,你在家里闹了也就罢了,大半夜的还出来闹,闹的乡亲们也不安生,实在是太过分了。”

“……”鸡蛋羹是什么鬼?叶清宁茫然的眨巴着大眼睛。

顾昭一手抓着她,一边对村民们解释道,“我媳妇儿就是馋嘴了。没别的事,大伙辛苦了。都散了吧。”

“喂,我不是,我没……啊。”手腕上一紧,叶清宁痛的一哆嗦。

这混蛋根本不让她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都回去吧,没事了。”

其他村民,也就顺着顾昭的话,哈哈一乐,揣着明白装糊涂各自散去了。

其实,谁都不信顾昭的话,虽说叶清宁这娘们平时是挑吃挑穿,为这也没少在顾家砸锅摔碗的。

可今晚这情况,显然是跟哪个野男人混上了。

不过,既然混上了,她又喊救命,这就奇了。

一帮人带着疑惑散了。

第3章 狼狈又窝囊

看着村民都散了,叶清宁喊都喊不回来,只能愤怒的对顾昭吼。

“喂,你究竟是谁?凭什么说我是你媳妇儿?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如果敢伤害我,你也跑不掉的……啊。”

“少他娘的歪缠。”顾昭不耐烦她鬼吼鬼叫,直接拖着她就走。

“喂,你能不能松手?你这样抓着我也不好走路啊。你要带我去哪儿?你能不能送我回A市啊?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两万?五万,十万?我瞧着你也不大富裕,要不,你自己开个价?”

叶清宁见硬的不行,就打算来软的。

然而,她说破了嘴皮子,这男人也只是当耳旁风,甚至再次对她举起了拳头,威胁她闭嘴。

叶清宁咬着嘴唇,一肚子冤屈。

回村的路并不好走,路窄不说,还坑坑洼洼,叶清宁被顾昭抓着,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还不时撞到了他身上。

脚都崴痛了,鼻子也撞酸了,眼泪汪汪在眼眶里打转。

走的既狼狈又窝囊。

相比较稻谷场那边的喧闹,村子里反而安静的多。

顾家院子,黑黢黢一片,顾母和女儿孙女也都早早睡下了。

顾昭不想惊醒她们,直接拖着叶清宁回到了西屋。

叶清宁被粗暴地扔到了木板床上,身子差点摔散了架,还没等她缓过劲儿,衣领又被男人揪了起来,半个身子也跟着悬在了半空。

她吓的心尖一抖,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你你想做什么?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胡来,我,我……”

“你能怎样?”昏暗中,顾昭眉目清冷,一只大手突然上移,捏上了她纤细的脖颈,似乎只要一个用力,就能扭断她的脖子。

叶清宁顿觉呼吸不畅了,只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恐惧的瞪着他。

顾昭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叶清宁,我是看在思思的份上,才留你至今。但你要守不住,想在外头做丢人现眼的事,老子弄死你!”

说完,又将叶清宁重重地摔在床板上,摔门而去。

“咳咳,我的腰!”叶清宁吓的一身冷汗,浑身虚软,这下爬不起来了,只瞪着昏暗的屋顶,心里骂。

这个臭男人,粗鲁、野蛮、暴戾,真是叫人厌恶。

东屋,顾母听见动静,开了小窗,朝外喊了一声,“是昭儿吗?”

“娘,是我,没事,我回来喝口水,就走。”顾昭站在院门口回了一句。

顾母嘱咐了一声,从窗口看着儿子高大的身影很快出了院子,心疼又无奈的出了一口长气。

自从叶清宁这个女人进了顾家门之后,儿子话就少了,脾气也变得暴躁阴郁,她也劝过这两人要好好过日子,可是,没一个人听。

一个好好的家,就像熬人的牢狱。

她真是愁啊,这后头还有大半辈子的日子要过,这样怎么熬的下去?

“娘。”床上,小孙女翻了个身,嘴里含糊的呓语了一声。

顾母眼眶一热,心酸一叹,“只是苦了孩子!”

西屋,叶清宁听到了这母子俩的对话,突然一激灵,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昭儿,娘,后湾村,思思,叶清宁,顾昭媳妇儿?

这些不都是她前几日闲着无聊翻的一本年代小说里出现过的么?

所以,她不是被人绑架,而是穿越进书里了?

第4章 被孤立了

第二天,顾家人早早的就下地干活了。

只有叶清宁躺在简陋的小屋里,瞪着一双无神的大眼睛,昏昏沉沉,满脑子都是那年代文里的情节。

原身叶清宁,与她同名,是书中的恶毒女配,而男人顾昭则是深情男二。

这夫妻俩,一个痴恋男主,一个钟情女主,因意外走到了一起。

哪怕成婚后有了孩子,也是相互看不上眼。

真真是一对冤家。

然而,在这个年代,又不能轻易离婚。

于是,两人相互折磨着。

原身不安于室,男二偏不放她自由,就怕她再去纠缠男主,破坏女主的幸福。

原身作天作地,甚至不顾自己的名誉,就想惹怒男二,让他放了自己。

想到这种自杀式的作法,叶清宁不由得再次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穿越到这样一个女配身上?

然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

叶清宁还清晰的记得,这恶毒女配最后的下场是,被姘头卖到了更为荒僻落后的地方,给一个老光棍当媳妇,后半生都被关在猪圈里,唯一的价值便是生孩子。

那个惨。

想到这,叶清宁哀嚎着翻了个身,正对上被岁月侵蚀的斑驳的土墙,有一只黑色的虫子从泥巴小洞里爬了出来。

吓的她骨碌坐了起来。

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惨烈的鸡叫声,刺的她更加烦躁了。

她揉着乱发,顶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愤懑的打开房门。

就见一个瘦小的跟豆芽菜似的孩子,赤着小脚摇摇晃晃地追着一只花母鸡,满院子跑。

“喂,小朋友,别跑了。”

因为是小孩子,叶清宁压制住了自己的火气,声音还算温和。

顾思思一看见她,就跟鼠儿见了猫,吓的立刻瑟缩的呆立原地。

鸡也不抓了,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怯生生的望着叶清宁。

“娘。”声音更是轻的像蚊子哼,透着想亲近又不敢的意味。

叶清宁还是听见了,一声‘娘’惊的她狠狠打了个激灵,瞬间从混沌的状态下清醒了。

她走过来,一把握住小女孩细弱的肩,激动的问,“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小女孩看着她那冒着异光的眼睛,吓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可巧,顾家母子三人从外头回来。

顾秀扔了手上的镰刀,气的直冲过来,推开了叶清宁,劈头盖脸就骂。

“叶清宁,思思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还是你亲生的女儿,你动不动就拿她撒气,动不动就打她,你还是人吗?”

“我没打她。”叶清宁被骂的有些冤。

  • 发布时间:2021-10-13 15:57:19
  • 作者:《八零福星俏媳妇》叶清宁顾昭
    小说名:《八零福星俏媳妇》叶清宁顾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