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珺瑶南宫泽by袅袅鱼音全章节目录(重生之侯门贵后)

安珺瑶南宫泽是著名作者袅袅鱼音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安珺瑶南宫泽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前世,她倾侯府之力助人渣上位,却落得个满门抄斩容貌尽毁。只在濒死之际,遥遥望了一眼那为她杀进宫的白衣银甲。重生后的安珺瑶:别问,问就是黑化。争名利,算人心,谋报应,她扮猪吃虎笑语如花,心机手段皆令人害怕。只在面对自家二哥时,眼底如同春雪融化。谢辰烨寄养侯府受尽欺凌从不多话,也早知人前柔弱的小妹妹并不是朵小白花。却实在被她缠得没办法。他隐秘练武,安

安珺瑶南宫泽by袅袅鱼音全章节目录(重生之侯门贵后)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10章 休得无礼!

柳姨娘处处维护着安珺瑶,看似对安珺瑶疼爱有加,其实不过是为了捧杀罢了。

二人没想到安珺瑶就在场,所以柳姨娘还有些诧异。

珺瑶,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莫不是还想要……你放心,秀珠的事情姨娘会处置,不会连累你的! 安珺瑶蹙眉,好像她是来毁尸灭迹似得。

姨娘,这秀珠从我这里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被惜若妹妹带走之后就…… 珺瑶,这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是你说的要报官,非说院子里丢了东西,这下人哪里经得住吓啊,侯爷,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话落柳姨娘已经哭了起来,一脸委屈的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安穆侯看着这一幕,冷声说道,珺瑶,休得无礼! 被亲爹吼了一句,安珺瑶撇了撇嘴在旁边站着。

眼看着她吃瘪,柳姨娘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

不管怎样,这件事她一定要赖在安珺瑶这个蠢蛋身上不可。

侯爷,这家里闹出了人命,若是秀珠的家人找来,我们可如何是好? 侯府这样的人家,出了人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若是遇到不好相与的,闹到了大理寺,少不得落人口实。

说他们侯府欺压下人,逼死了人。

那依姨娘所见,此事该如何呢? 柳姨娘眼珠子一转,不如就多花点钱打发算了,还有这秀珠的妹妹秀荷,也一并赶出府去! 安珺瑶挑眉,这女人可真毒啊。

逼死了秀珠,赶走了秀荷,然后给点银子就打发了。

姨娘,这样不好吧! 你小孩子家懂什么,难不成还真去大理寺报官,万一抓了你去该如何? 柳姨娘竟然吓唬起安珺瑶了,她眉头微蹙,眼底精光乍现。

大理寺又不是阎王殿,还能诬陷好人不成? 秀珠偷盗主子的财物,这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是死了,她依旧有罪! 不仅如此,唆使秀珠偷东西的人,安珺瑶也一样不想放过。

珺瑶,这一次听你姨娘的,这种事情传出去,有损侯府的声誉! 安穆侯话落,安珺瑶赶紧拽住了他的胳膊。

爹爹不可,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才是草菅人命! 您管的可是军门,难道军门里出了事,也这么不了了之吗? 安穆侯蹙眉,这话倒是有道理。

所以珺瑶的意思是…… 还请爹爹恕罪,女儿已经让二哥去了大理寺,仵作应该马上就到! 柳姨娘大惊,没想到安珺瑶的反应这么快。

侯爷,这死了个丫鬟毕竟是府中的小事,若是传将出去,外人该怎么看待侯府啊! 柳姨娘自然不希望真的找仵作验尸,所以就必须马上阻止。

死了人竟然还是小事,那么在姨娘的心里面,到底什么才是大事? 男子冷冽的声音响起,安珺瑶有些诧异的抬头,便看见谢辰烨从外面进来。

就好似冰天雪地里,突然看见暖阳一般,安珺瑶有些难以置信,她不过随便一说,二哥居然真的去了。

见她一脸的诧异,谢辰烨眉头微蹙。

很快,安珺瑶便喜不自禁。

二哥,你可来了,你若不来,姨娘就要将我送去大理寺了! 柳姨娘有些傻眼,谁要送她去了,明明是她自己找去的好不好? 柳姨娘看着谢辰烨,后背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怎么可能,珺瑶,你可不能如此的编排姨娘啊!平日里,姨娘对你的好,你都忘了吗? 平日里的好,安珺瑶点头,这还真的忘不了。

这个珺瑶自然记得,姨娘教导珺瑶,凡事都要让着惜若妹妹! 有好吃的,漂亮的衣衫,都要先给惜若妹妹! 对了,还有娘亲留下来的首饰,惜若妹妹戴着才好看,也要留给她! 几句话说得,柳姨娘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来。

珺瑶,不许胡说,姨娘何时跟你说过这些了! 谢辰烨看着柳姨娘气急败坏的表情,看着旁边的仵作,冷声说道,劳烦先生验看的仔细些,免得冤枉了好人! 公子放心,小的一定事无巨细! 仵作验尸,柳姨娘心情忐忑。

安珺瑶走到谢辰烨的跟前,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

二哥,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仵作的? 她的声音很小,就跟蚊子叫似得,听在谢辰烨的耳中,就跟挠痒痒似得。

你莫要给自己的脸上贴金,找仵作并非为了你!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安珺瑶还是满心的感激之情。

当初谢辰烨其实帮过安珺瑶很多次,只是那时的她,想的都是南宫泽。

所以一次次的伤害了二哥,甚至还让他聋了一只耳朵。

如今想来,不管谢辰烨的态度多恶劣。

可安珺瑶还是下意识的想要跟他亲近,哪怕是一次次的被误会。

你还嘴硬,若不是为了我,那是为了什么? 这倒是把谢辰烨给问住了。

他眉头微蹙,冷声说道,自然是为了侯府。

二公子还真是心疼珺瑶,之前为了救珺瑶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说珺瑶一句重话! 如今又为了珺瑶去了大理寺,二公子为了珺瑶,不惜赴汤蹈火啊! 这话说的很暧昧,就好像安珺瑶跟谢辰烨有一腿似得。

安穆侯眸光为之一深。

辰烨,这里没你的事了,先下去休息吧! 眼看着,安穆侯竟然信了柳姨娘的话,安珺瑶不干了。

爹爹,你别听他们乱嚼舌根,二哥与我是兄妹,帮我也很正常啊!大哥以前,不也经常帮我背黑锅吗?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11章 出发!

说起这个来,安珺瑶还真有点想大哥了。

可这样的话,听在谢辰烨的耳中,却非常的刺耳。

原来在安珺瑶的眼中,他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帮他背黑锅的备胎? 看来还是自己太过天真,这丫头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再看向安珺瑶的时候,谢辰烨的眼中已经有了厌恶。

谢辰烨转身就走,安珺瑶急了。

二哥,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说着,安珺瑶还上去想要拉住谢辰烨的袖子,结果却被他一把甩开。

你我还是保持距离为好,免得平白冠上污名! 又一次的被谢辰烨拒之千里之外,安珺瑶有些郁结。

可柳姨娘却在心中暗喜,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很快,验尸结束,仵作出来跟安穆侯作揖。

启禀侯爷,此女并非悬梁自尽,而是先被人勒死,然后又悬挂于梁上的! 此言一出,安穆侯的面色微冷。

胆敢在侯府杀人,胆子不小!子敬,马上给本候去查,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安穆侯的心腹子敬应声,便出了柴房。

柳姨娘跟过来,小声的问道,侯爷,这宫宴在即,偏偏珺瑶这边又出了事,不如还是让惜若去吧! 安穆侯微微蹙眉,本来他是只想带着安珺瑶去的,如今…… 那便二人一起去,宫宴本就是为了珺瑶,若是不去,如何跟皇上交代! 柳姨娘赶紧点头,说道,侯爷说的是,是妾身考虑不周!如此,妾身这就安排惜若更衣,跟随侯爷一起入宫! 虽然没有将安珺瑶踢出去,但至少安惜若有了可以进宫的机会。

姨娘,这次进宫,能见到太子爷吗? 柳姨娘白了安惜若一眼,下意识的就看来一下周围的下人。

进了宫,可不能跟在家里这般不知道礼数,不管是太子爷还是四殿下面前,都要有名家风范,懂吗? 安惜若点头,如今侯府主母的位置一直都空缺。

柳姨娘盯着这个位置这么多年,若是真的做了当家主母,那她安惜若就成了嫡出。

嫡出的侯府小姐,就有资格嫁入皇室了。

姨娘,那安珺瑶怎么办?若是太子爷看上了她,那咱们岂不是…… 竹篮打水一场空? 柳姨娘毕竟手段了得,收拾一个安珺瑶,那可是小菜一碟。

不过如今突然冒出来个谢辰烨,让柳姨娘有了顾虑。

惜若,你可一定要小心谢辰烨,如今这谢辰烨跟安珺瑶搞在了一起,小心提防他们对你下手! 小心提防,也可以变成主动出击,安惜若眼神一亮,跟柳姨娘对视了一眼。

姨娘放心,女儿一定小心从事! 去宫中赴宴,安珺瑶选了一身鹅黄色的宫装,虽然她今日是主角,却断然不能抢了风头。

这宫中可是危机四伏,就皇上身边的这一群妃嫔,就能让人脱层皮。

而她知道,皇后喜欢红色,所以选衣服绝对不能跟她老人家撞色。

结果一出门,就看见一身粉色衣裙,花枝招展的安惜若,竟然站在了安穆侯的马车前。

爹爹,女儿能与您一起进宫吗? 安穆侯还未说话,安珺瑶则一跃而起,直接上了车了。

然后还转身看着安惜若,一脸无辜的说道。

爹爹说好了,要带我去宫里的,妹妹若是不嫌弃,不如跟二哥挤一挤,他的马车可比爹爹的好多了! 二哥谢辰烨的马车就在后面,听见安珺瑶的话,谢辰烨的眸光一冷。

这小丫头,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挡箭牌了! 庆路,出发! 谢辰烨气恼的将手里的书丢下,吩咐庆路启程。

庆路战战兢兢的坐在前面,明明方才还好好的。

特意坐在马车里,一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甚至还老神在在的看起书来,可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啊! 谢辰烨的马车一骑绝尘,安穆侯的马车也离开,留下安惜若孤零零的站在了大门口。

这可把安惜若给气坏了,这个安珺瑶,根本就是故意的。

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啊?侯爷的车已经走了,再不走咱们就要晚了! 宫宴可是不能迟到的,安惜若也心急如焚。

正在着急,一辆华丽的马车便停在了她旁边。

不知这位是侯府的哪位小姐,本王似乎没见过。

安惜若抬头,便看见南宫泽那双如鹰隼一般的双目。

就好似面前的根本不是女子,而是他的猎物一般。

不过南宫泽可是齐国的美男子,也是大家闺秀们的梦中情人。

安惜若赶紧行礼,而南宫泽已经下了马车。

民女安惜若,拜见四殿下! 安惜若正要跪,却被南宫泽托起了身子。

原来是侯府的二小姐,方才离开的是安穆侯的马车吧,二小姐这是落了单? 安惜若一脸的尴尬,她为了要搭上安穆侯的马车,故意推掉了柳姨娘安排的车子。

结果却被安珺瑶抢了先,甚至还被那丫头羞辱了一番。

越想心里面就越气,可在南宫泽的面前,她却不敢表现出半分来。

府里安排的马车慢了些,不想却在这里巧遇了四殿下! 南宫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冷冷的笑着。

一个庶出,还想与安穆侯同乘一辆车,这本就是越距。

不过看着安惜若蠢笨如猪的模样,说不定能打听点侯府的消息来。

既然是巧遇,不如本王捎你一程? 反正本王也是进宫参加宫宴的,正好顺路! 南宫泽跑来,是为了接安珺瑶的。

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化解跟侯府的矛盾。

没想到晚了一步,结果就看见了安惜若。

说实话,对安惜若南宫泽还真没什么想法。

毕竟,一个侯府的庶出小姐,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如此就多谢王爷了! 安惜若自然不会拒绝,这南宫泽甚至还绅士的扶了安惜若一把。

这便让安惜若更加的小鹿乱撞了,这可是第一次有男子如此的对待她呢。

南宫泽的出现,很快就传到了谢辰烨的耳朵里。

主子,四皇子驾车去了侯府,似乎为珺瑶小姐而来!只是,此刻在马车上的,是二小姐!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12章 我求他作甚

听闻南宫泽竟然带走了安惜若,谢辰烨就在心里面冷笑。

若是安珺瑶遇到南宫泽,怕是也会如此上赶着倒贴吧? 不知道那丫头若是知道此事,会不会懊悔万分呢? 而想到安珺瑶那张明艳的小脸,谢辰烨却在想。

都说这女人善变,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更甚。

更何况这家伙本就是一只白眼狼,想到这里,谢辰烨的面色也寒了下来。

而此刻,正好马车停了下来。

为何停车? 庆路还没来得及解释,一道身影就已经上了车。

二哥,我能坐你的马车进宫吗?爹爹要先去衙门一趟,不方便带我! 只是,回答她的是飞起的一脚,安珺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出了马车。

她这才想起来,谢辰烨骨子里本就是暴虐的。

坐在地上的安珺瑶,此时还是一脸的懵逼。

再敢放不相干的人上车,我便断了你的手,启程! 庆路也吓了一跳,实在是没想到,他家主子对一个女儿家,竟然这般的狠! 竟然被抛弃了,安珺瑶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么就被踢下来了呢? 莫不是哪里招惹了谢辰烨,可就算是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

拍拍屁股起身,安珺瑶还在吐槽。

这二哥,还真是喜怒无常,果真伴君如伴虎! 还没吐槽完,身后就响起了嬉笑声。

哎呦,这不是姐姐吗? 方才看见有人被踢下了马车,我还想着,会是哪个倒霉蛋呢! 没想到,竟然是我侯府的大小姐啊! 怎么,被爹爹赶下了马车,这是又被谢辰烨踢了下去! 他们是有多嫌弃你,才会这般无情啊! 对安惜若来说,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安珺瑶蹙眉,看着这华丽的马车似乎有些面熟。

而坐在马车里的人,却并未露面。

惜若妹妹不是连上车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有脸来奚落我! 至于我跟二哥,那是我跟他的事情,你有资格评头论足吗? 安珺瑶的话,句句带刺,气的安惜若满面通红。

想不到,珺瑶小姐竟然如此的能言善辩! 南宫泽从马车里出来,安珺瑶的眸光就冷了下来。

怪不得看着这马车这么眼熟,原来是他的。

珺瑶小姐,之前的事情是本王唐突了,在此给珺瑶小姐道歉! 南宫泽竟然卑躬屈膝的给安珺瑶作揖,这还真的是头一回。

可惜对安珺瑶来说,却没有半分的动容。

四殿下这可就折煞小女了,您是皇子,小女不过就是平头百姓,就算是唐突了小女,小女又能如何呢? 话落,安珺瑶拂袖而去。

再不离开,她估计自己会忍不住,直接给南宫泽两个耳光。

一再的被拒绝,已经让南宫泽一脸的阴翳。

珺瑶小姐,宫宴是在酉时,如今申时已经过半,均瑶小姐难不成还要跑去皇宫不成? 看见安珺瑶顿住了脚步,南宫泽便走过去。

本王并无恶意,只是想找个机会弥补之前的过失罢了! 不知道珺瑶小姐,可否给本王这个机会呢? 宫宴迟到可是重罪,就连安穆侯都会被连累。

在看前面,街道上哪里还有谢辰烨的马车。

安珺瑶忍不住在心里怪谢辰烨,喜怒无常的暴君! 珺瑶小姐? 南宫泽依旧锲而不舍,安珺瑶最终还是上了南宫泽的马车。

只是上车之后,就冷着一张小脸。

珺瑶小姐还在生本王的气吗? 南宫泽突然问道。

安珺瑶一脸诧异的看向南宫泽,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男人怎么这么喜欢自作多情呢? 四殿下误会了,小女跟四殿下,不过一面之缘! 谈不上什么气不气的,谁会对陌生人生气呢? 安珺瑶的话语很冷,丝毫没有给南宫泽面子。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王爷说话? 王爷说了,之前的事情本就是误会! 姐姐实在不该小题大做! 小题大做? 安珺瑶眸光一冷,看向了安惜若。

事关女子的名节,你却说是小题大做? 姨娘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导妹妹的! 身为嫡女,安惜若自然要矮安珺瑶半截。

所以此刻就算是气的揉烂了手里的帕子,也不敢回怼一个字。

很快,马车到了宫门口。

不待马车完全停下,安珺瑶就直接跳下了车。

二哥,二哥,等等我! 谢辰烨看见安珺瑶竟然从南宫泽的马车上下来。

脸色是出奇的难看,说什么不喜这四殿下。

又搞了一出轻薄的戏码,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

所以谢辰烨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是继续往里走去。

走了两步便走不动了,安珺瑶死死的拽住他的袖子不放手,这让谢辰烨有些恼怒。

放手! 看见谢辰烨动了怒气,安珺瑶不敢造次。

只能乖乖的放手,然后小声的说道。

二哥,能不能把你的庆路借给我用用! 我没有带丫鬟出来,宫中行走多有不便! 安珺瑶此举,是想让庆路帮她挡着点南宫泽。

这个男人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

而如今,唯一能让他忌惮的人,除了安穆侯,就是谢辰烨了。

你怎么不去求四殿下? 谢辰烨突然冷声问道。

他可不吃欲擒故纵这一套,而且这丫头的心思,可是深的很。

他又不是我哥,我求他作甚! 还有二哥,你方才差点让我羊入虎口了,我这可好不容易才脱身!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谢辰烨最终还是将庆路留给了她。

至少让人看着她,以免她又为侯府惹出祸端来。

这一幕自始至终,南宫泽都看在眼里,所以此刻的面色十分阴沉。

这让安惜若的心里面很是忐忑,她本想给南宫泽留个好印象的。

可三言两语的,就又让安珺瑶把南宫泽给得罪了。

四殿下莫要生气,珺瑶姐姐向来都是这般的无礼! 待会宫宴上,小女会帮殿下做说客,只要爹爹不再追究,此事定会缓和! 安惜若很擅长见人下菜碟。

如此就劳烦二小姐了。

  • 发布时间:2021-09-15 08:21:08
  • 作者:袅袅鱼音
    小说名:重生之侯门贵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