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沈可傅疏今日更新(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这是由芜村月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沈可傅疏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傅氏总裁失忆,竟以为自己是个出家人?!沈可作为傅疏的主刀医生十分慌张,而且这个失忆的人还是她孩儿爸。为了保住饭碗的沈可,在傅氏老小一致决定下,力挽狂澜将傅疏拉回红尘!沈可:喏,这是我们的孩子。傅疏:阿弥陀佛,我知道了。沈可:你想不认?傅疏:出家人不能眷恋红尘,但孩子永远在我心中。后来两人红尘中缠缠绵绵,傅疏终是为沈可回归于美好的闹市。但,此时的傅疏又恢复记忆了……糟糕!那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沈可傅疏今日更新(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第10章 傅总不方便

西西不断的要去这里那里,路上人又多,他又不好拒绝,只能由着西西了。

况且他之前也考虑过好好带孩子,算是一种修行。

看傅疏温和好看的眉眼一片坦诚,沈可也懒得跟他计较。

回到傅氏集团,沈可本想直接回医院的,结果抱着沈西西刚进傅疏的办公室,就遇到了白馨。

白馨一见到沈可,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然而看到傅疏跟着沈可走进来,她立即一脸难受地开口喊道:傅总,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原本她是想曝光傅疏失忆的事情,结果把消息发出去,那些媒体却纷纷说不敢发。

傅氏集团的势力压下来,任何一家媒体也只能捂着这个消息。

她自己更是不敢发出去,傅氏老太太要追究起来,她星途都会被毁掉。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没想到自己就慢了一步,傅疏就被曝出隐婚生子! 白馨想到这一系列的事情,恨得脸都要扭曲了。

不记得。

傅疏回答得很干脆。

他对白馨没有厌恶和喜欢,只有古井无波的平静。

白馨面上尴尬,然而放在身侧的手却用力了一些。

傅疏从前对谁都一副冰冷的态度,但是现在……他这个态度让白馨觉得自己还有机会的。

更何况,他还失忆了呢。

沈可将沈西西放下来,沈西西立即跑到傅疏的脚下,抱住他的大腿轻轻喊道:爸比,要抱抱。

傅疏很自然的将他抱起来。

傅总,这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吗?虽然长得很像,但还是要信得过的人验一下DNA才是。

你现在都没记忆了,有人用手段欺骗你也是有可能的。

白馨意有所指。

她调查过了,这孩子就是沈可生的,而傅家都接受了这孩子。

只是沈可没公开自己是沈西西母亲的身份,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沈可一天不公开,对她而言,就有莫大的好处。

被白馨内涵的沈可只是冷淡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解释。

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傅疏一脸真诚的发问。

见他有意不回答这个问题,白馨也不好追问, 你我的事情不好说,如果你方便的话—— 不方便,请你现在说。

傅疏打断了白馨。

沈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地拒绝白馨,当即有些想笑。

白馨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傅总,你真的不记得车祸前,我们两个共度一晚的事情?这事情关乎我的名誉,我不可能会骗你的。

白馨一脸伤心的说完,眼眶也渐渐红起来,瞧着十分委屈的模样。

沈西西歪了歪脑袋:爸比,她是女演员,观众评价都说她演技超好的。

傅疏略微无奈的叹息一声:连孩子都看出你在演戏。

我……白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怪她是个演员是吗? 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演戏。

沈医生,我有点头痛。

傅疏不再理会白馨,而是抱着沈西西走向沈可,眼神带着求救。

沈可心说,这人拿自己挡枪吗? 白小姐,傅总可能需要休息,你有什么事情,下次先预约他的特助。

沈可指了指贺洲。

被点名的贺洲立即抬头挺胸。

白馨闻言,冷哼一声:你有什么资格安排我该怎么做?况且,傅总的事情,也是你能置喙的? 沈西西一听,立即摇晃着傅疏的脖子:爸比,她欺负人。

傅疏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眼神还是略微悲痛地对白馨说:白小姐,现在我所有的事情,沈医生说了算。

白馨不明白,凭什么?! 正要开口辩论,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傅老太太在精神小伙的搀扶下走进来,她沉着脸上下打量了一下白馨,然后略微生气地对傅疏说:这怎么回事?! 一开口,就是浓浓的质问。

傅疏刚想开口,傅老太太就走到沈可的身边捏着她的手说:是不是他联合这外面的女人来欺负你?我告诉你,你别怕,我手上捏着他的把柄,他要是敢联合别的女人欺负你,我就把他碰你的证据曝光! 沈可脸色绯红,她想倒也不必如此……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勾心斗角呢。

奶奶,我是出——唔。

傅疏刚想解释自己是出家人,嘴巴就被沈西西捂住了。

妈咪,下次和爸比睡觉带上我呀,我也想和爸比妈咪一起睡觉。

天真可爱的沈西西开口说。

傅老太太嘿了一声,笑得颇为不好意思:大人睡觉小孩子搀和什么。

傅疏捏住沈西西的手,从自己嘴巴上移开。

从上一次被陷害他百口莫辩之后,傅疏现在已经放弃和自己家人交流了。

白馨看他们在一旁乐呵呵的,内心又想融入,又对沈可嫉妒不已。

兴许是她的眼神太炽热了,傅老太太很快察觉到了她。

扭头看向白馨,傅老太太松开沈可的手,一脸冷淡地说:白小姐,不是我老婆子看不上你,而是即便我孙子没失忆,这傅家孙媳妇的位置,也不可能是你。

是啊,我寻思着堂哥的眼光也不至于这么差吧?精神小伙摸着下巴,一脸认真的说。

白馨就不服气了,她一个大明星,虽然过气了,但不至于比沈可差! 沈可在一旁,憋着笑。

白小姐你是不是不了解我堂哥啊?我堂哥能单身这么多年,不是没原因的。

精神小伙继续说。

什么原因?傅疏本人不耻下问。

堂哥,我说你可别生气啊。

精神小伙还是很担心的。

傅疏摇了摇头:出…… 你说不生气就行了。

沈可冷淡地打断了他。

精神小伙以为沈可在维护自己,立即搓着手十分迫不及待地说:我堂哥没失忆的时候,说你脸上动过刀子,不能当公司剧本的女主角,你估计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次次试镜傅氏剧本女主角,次次落选,可不就是因为你动刀子了嘛!哎,你这太可惜了。

说完,还真一脸遗憾地继续感慨:我堂哥说了,你没整容的话,还稍微能考虑一下。

白馨脸色骤变,被人当面说脸上动刀子,可是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情!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第11章 我买了一尊佛像

傅疏显然是明白整容是什么意思,他奇迹的沉默着。

白馨没讨到好,而且被那么多人说自己整容了,都没有脸呆下去了。

但她还是红着眼睛对老太太说:我确实因为演戏而稍微动过,但是你们知道我演技好,动得也不多,而且我和傅总之前的事情是真的,我没有撒谎。

沈可看着傅疏,眼神稍显冷淡。

傅老太太以为她是因为白馨的话而生气,但也不好闹得太难看。

白小姐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让疏儿的特助送你回去。

傅老太太沉着脸,口气却依旧客客气气的。

这傅疏到底和白馨有没有在车祸前发生什么,傅老太太也不能确定,因此现在只能稳着来。

贺洲很聪明地上前来,扬手道:白小姐,请。

白馨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无欲无求的傅疏,随后在贺洲的示意下离开。

他们一走,沈可也就放松了下来。

傅总该处理事情就处理事情,我要回医院了。

口气淡淡的,沈可转身就要走。

沈西西放在傅疏身边,她也放心。

主要是沈西西和傅疏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沈可是希望他能多跟在傅疏身边,他很喜欢傅疏这个爸爸,沈可一直都知道,现在有机会都多多补偿那些年的缺失。

谁知道傅疏恢复记忆……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西西好呢。

傅老太太有些担心,她立即抓住沈可的手腕,一脸着急地问:是不是疏儿和白小姐不清不白,让你不开心了? 和白馨不清不白的傅疏下意识看向沈可,他的眼神很是干净,带着无辜。

他都不记得了,况且……我对一个把自己当和尚的人没兴趣。

沈可满脸不在意。

傅老太太心说也是……两人除了有个孩子,还有什么关联呢? 看来她这个老太太任重而道远啊。

妈咪,你先吃完饭再去医院好不好?沈西西抱着沈可的腿,撒娇地摇晃着。

我给沈医生叫餐。

傅疏立即去拿手机。

傅老太太也赶紧拉着沈可的手说:先吃个饭再走吧。

沈可看一老一小期盼的眼神,还是点头应了。

傅老太太坐了一会儿,抱着沈西西离开。

沈可哪里不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就是把空间留给她跟傅疏呗。

等餐这会儿,沈可靠在沙发上休息。

傅疏一边处理文件,一边看沈可。

或许她是真的很累了,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始终都不看他。

沈可是有察觉到傅疏的视线的,只是她真的太疲惫又太饿了,一台时长超过两个小时的手术,都足以让人精疲力尽。

傅疏看了几次,沈可终于忍无可忍,直接睁眼,直直看向傅疏。

被抓包的傅疏立即低头去看文件。

你有什么事情就说,不要打扰我休息。

沈可板着脸,口气并不是很好。

傅疏抬起好看的眼睛觑着沈可,低声道:我跟那位女施主肯定没什么的。

更何况我现在出家了,更不会对她有想法。

你是和尚,想那么多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沈可蹙眉,语气里带着些许疑惑。

傅疏被她这么一说,瞬间被折服。

我觉得你也很适合修行。

傅疏认真说。

还有别的事情吗?沈可开口询问。

我想去剃度,修行,化缘,我工作做得很好,你应该给我这个自由。

傅疏用商量的口吻跟沈可说。

沈可冷静地看着他,为什么能这么执着的要出家啊? 你恢复记忆会后悔的,如果你真的要剃度的话。

沈可眸色深沉看着傅疏,如果不是还考虑傅氏集团的股市,她会让傅疏去剃度的,再给头上点几个戒疤。

等他恢复记忆…… 沈可想了想,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

傅疏从前那么高冷的一个人,现在变成这样,其实对于沈可而言,还挺有意思的。

我不会后悔的,女……沈医生,你应该尊重我的选择。

傅疏一边说,语气里还透着几分埋怨。

我挺尊重你的,但是你也知道,你一出去,到处都是人盯着你。

傅总,你的形象对于傅氏而言,很重要,傅氏老小的吃喝……生活费,都在你肩上。

沈可眉眼满是认真。

其实主要还是傅氏集团那些员工。

傅疏很是无奈的叹息:那我不剃度,日常就去修行。

沈可真的不明白傅疏说的修行是什么,正好明天她放假,干脆一颔首:行,明天你修行,我在后面看着你。

如果做出了什么出格的行动,她立即把人拉回去。

傅疏见她答应,立即开口道:沈医生,你很心善,佛祖会保佑你的。

一双眼睛看她跟看女菩萨一样。

沈可觉得刺眼,她重重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傅疏。

其实这样的傅疏,沈可是挺喜欢的,但这不同寻常人的脑回路,也让人觉得很尴尬。

傅疏见她似乎又有点生气,便不再多言。

不过他也没有闲着,而是在网上联系人做一个佛祖像,像的尺寸都订好了,但他很纠结,放在哪里好。

附近的寺庙,他是一个都不知道。

想到了网络什么都能查出来,他立即专心致志敲字查这附近的寺庙。

沈可听到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她睁开眼睛,看傅疏双眸盯着电脑,偶尔用一下鼠标。

你在干什么?沈可说完,已经站了起来。

我订了一尊佛像。

傅疏从电脑里抬眸,表情认真地看着沈可。

沈可的眉头一跳,她脸色不佳地问傅疏:佛像放在哪儿? 我在查附近的寺庙,肯定是放在寺庙里,到时候我可以经常去供奉,如果可以,我会在修行途中,让更多人参悟佛法…… 我知道了,你付账的时候,让贺洲帮你付款,知道吗?沈可眉头不住的跳动。

如果不是她知道这个人不能轻易责备,她不仅现在让傅疏把佛像给退了,还会臭骂他一顿。

但傅疏这情况,让她告诉自己,必须得研究研究傅疏的失忆的脑子。

早点让他恢复记忆吧。

她怕某天自己的脾气真的忍不住,把这人给骂了。

等他恢复记忆的那天,想想她在失忆期间对他各种摧残,肯定会报复自己的。

况且……她悄悄摸摸帮他连儿子都生了,这笔账更是难算。

想到这些,沈可神色逐渐麻木。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第12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傅疏说要修行,第二天一大早,就准备得十分妥当。

一个铁碗,一身素雅的衣服,还套着老太太当初给他祈福买的佛珠。

沈可看向了傅疏身边疯狂给自己使眼色的贺洲,心情麻木的同时,对傅疏说:把你的狗盆——哦不,你的饭碗放下。

傅疏对于她把自己化缘的碗喊成狗盆表示有点不满,但面上还是一派古井无波的模样:施……沈医生,我觉得你应该尊重一下佛法。

似乎是知道沈可并不喜欢女施主这个称呼,傅疏忍痛将她的称呼改了。

毕竟他现在能不能出去,全看沈可的心情了。

刚才是嘴瓢了说错了,碗你放在家里,别带出去化缘了,答应我,好吗?沈可表情木然,这副样子倒是显得她有几分威严的姿态。

傅疏抱着铁碗,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舍。

沈西西仰头看了看他手上的碗,眨了眨眼睛,开口奶声奶气地说:爸比,我们要去游乐园玩吗? 不是的,我们要去修行。

傅疏回答道。

沈可趁着他注意力被转移,伸手一把将他紧紧抱着的铁碗抢过来立即给了贺洲:该怎么办你知道吧? 贺洲点头。

你们要对我的钵做什么?傅疏顿时沉下了脸,他是真的没想到沈可会抢自己的碗。

还去不去修行?沈可握着他的肩膀,脸色比他更不好看。

傅疏漂亮的眼眸眨了眨,似乎很憋屈,但又怕自己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只能点头:好吧,走吧。

沈西西伸着手蹦蹦跳跳:爸比,要抱抱。

傅疏刚想说修行不能带小孩,但在沈可的注视下,他只能轻轻的阿弥陀佛一声,自我安慰般:抱着孩子也当是一种修行方式吧。

沈可真是不理解他的思维,但是她倒是记住了剧本的剧情,剧本里要一心要出家的男主,也是一路修行,一路传教。

其实沈可还是很好奇,傅疏会怎么传教,按道理他满脑子企业斗争,又是混商场的人,不至于对佛法有多了解。

说出发就出发,但傅疏不知道的是,有一种行为叫提前安排。

一路走过来,都没什么人,傅疏终于意识到不对。

沈医生,你做人不厚道。

停在一处没有一个人的街边,傅疏认真对沈可说。

沈可一脸疑惑:你在说什么? 这里都没有人,我怎么传教?傅疏说完,轻叹一声,然后对沈可露出一个极为平静的眼神:如果你不愿意我出来修行,大可直说,不必欺骗我。

我可没骗你,我这不是让你出来了吗?沈可对自己耍阴招的行为没有丝毫的愧疚。

傅疏静静看着沈可半响,然后轻叹一声把沈西西放下来,随后走向了一边的休息椅子上坐下来。

沈可有不好的预感,她走过去,问盘腿坐在椅子上的傅疏:你干什么? 傅疏仰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沈可,神色虔诚地说:我要对沈医生传教,沈医生欺骗我的行为并不好,我需要你深刻认知自己的错误。

说完,闭上眼睛,开始低声念叨起来。

似乎是知道沈可不会丢下自己,他就这么折磨起沈可起来。

沈西西看沈可单手叉腰,舔着唇不住压抑自己的模样,立即上前摇晃傅疏的大腿:爸比,这里好热好晒,我要晕倒了。

说完,将脸往傅疏的腿上一贴,软趴趴地靠在傅疏的大腿上。

傅疏颇为无奈地睁开眼睛,他摸着沈西西的头,满眼柔和地说:小施主,年纪小小要学会吃苦,这太阳是佛祖对我们的考验。

沈西西抱着他的大腿,有气无力地说:可是西西不出家所以不想吃苦呀。

傅疏轻叹一声,对沈可说:女施主,是你先骗我的,所以现在你把孩子先带回去吧。

你想一个人在这里然后跑去剃度吗?沈可沉着脸问。

傅疏没有说话。

出家人不能撒谎。

既然如此,你念着吧,我在这里等你。

沈可说着,坐在了傅疏身边。

傅疏很安心地闭上眼睛了。

贺洲站在不远处的空调屋里,透过玻璃门看着傅疏和沈可的动向,顺便给傅老太太汇报。

现在两人僵持在路边的椅子上,太阳很毒辣。

贺洲满口严肃。

这怎么行,快,安排伞,还有吹风机,再给我曾孙和孙媳妇送去冰水冰激凌降温!正在家里打麻将的傅老太太皱着眉头,满口着急地嘱咐。

是。

贺洲挂断电话,立即安排。

不多时,几个保镖举着伞,将傅疏和沈可以及沈西西遮住。

甚至还有两个保镖,给沈可和沈西西,递冰水的递冰水,递冰激凌的递冰激凌。

傅疏正闭着眼睛修行,忽然一阵凉风吹来,他内心惊呼:好凉快。

妈咪,冰激凌吃得好凉,好舒服呀。

沈西西的声音响起。

傅疏睁开眼睛,一仰头,发现自己的头上有一把伞,再看沈西西,拿着冰激凌降温,沈可更是喝着冰水,而旁边的保镖拿着吹风机,正对着他们吹。

所以这到底是修行,还是来旅游呢? 傅疏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沈可说:我去别处。

你不是要在这里讲佛法我听,让我认错吗?沈可似笑非笑,她现在觉得这里舒坦得很,有冰水喝,还有风,甚至有人打伞。

傅疏抿着唇不说话。

出家人不打诳语哟,女施主我还没认错呢,傅总走了,那就是自己说话不算话,出家人撒谎会怎么样来着?沈可站起来,走到傅疏的面前,声音满是慵懒地说,却无意间带着几分魅惑地味道。

傅疏看她笑得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最终叹息一声重新坐回去。

沈西西捂着嘴巴,低声用可爱的声音嘀咕着:夫人认错了吗?没有,夫人和孩子开始喝冰水吃冰激凌了。

小孩子整天看的什么东西?沈可抬头敲了沈西西一下。

傅疏眼神略微疲惫地看了一眼沈西西,没有说话。

他背负了巨大的劫难,这母子两个就是克他的。

傅老太太得知沈可和沈西西很安逸,也就安心继续搓麻将了。

  • 发布时间:2021-09-14 13:58:01
  • 作者:芜村月
    小说名: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