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小说当海王遇到高岭之花(温漪宁瑧)

经典美文《当海王遇到高岭之花》是来自梅若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温漪宁瑧,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落日余晖洒在庭院里,翘起的檐角坠着一个八角铃,风拂过时,院中树叶簌簌作响,铃铛却纹丝不动。

免费的小说当海王遇到高岭之花(温漪宁瑧)

廊下有两人正在弈棋,崔云彦白晳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白棋,似乎有些举棋不定。

他对面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白须修士。

突然檐角上的铃铛猛烈摇晃,发出刺耳铃音。

嗯?崔云彦仰头望向八角铃,凌阁主,看来这次的驱魔会不太平啊。

凌慎指尖点了点棋盘,微微一笑,天下何时太平过?崔宗主是忧心云宗主那孽徒下落不明?

他手指轻弹,一个八卦鼎形状的灵宝凭空出现,悬浮于半空,滴溜溜旋转。鼎身平平无奇,其中从鼎里冒出的浩然正气却异常纯净。

那些初时还冒着莹白微光的正气渐渐分散渗入空气中,原本略有浑浊的空气瞬间清新起来,灵气十足。

凌慎不紧不慢道:魔族正在蠢蠢欲动,我们只需放长线钓大鱼,只看这一次是什么样的鱼上勾。

每次的驱魔会明面上是处置魔族魔修,实际上是修真界与天界联合演的一场好戏借此打击魔族,削弱魔族,所处置的魔都是从魔界捕获的魔族后起之秀。

凌阁主妙计,必不用我等忧心。崔云彦浅笑,终于落下白子,棋盘上形势逆转。

爹爹,爹爹。崔萝从外面噔噔噔跑进来,一下扑到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起来,爹爹给我一颗续丹丸好不好呀?

你这孩子又闯什么祸了?崔云彦无奈一笑,收回伸向棋篓的手,转而拉着崔萝坐在自己身边。

两岸花的续丹丸大受修真界欢迎,是师门长辈最喜欢的收藏品之一,因为每个宗门都有弟子要结丹,突破金丹期时若是有一颗续丹丸,不但不用担心凝丹时出岔子,而且结丹后的金丹更坚韧

崔萝是为尹敏昭来求药的。

女儿有所求,崔云彦没有什么可推脱的,只是不巧他遇到了不少别派宗主,一顿讨要之后,他已经散了个干净。

对面凌慎知道他的窘状,取出刚到手的瓷瓶,取了一颗出来,小萝儿见到凌师伯也不打个招呼?

师伯。崔萝甜甜叫了一声,拿了药转身就跑。

这孩子......崔云彦苦笑摇头。

凌慎本想与他继续弃棋却动作一顿,面现惊容,不好,有人乱了我的计划!

他赶紧收回小鼎,来不及说什么就匆匆离去。

凌阁主!崔云彦伸手拦不住他,也跟了过去。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城中万家灯火,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在房中与宁瑧下棋的温漪有些闷,心不在焉地胡乱下一通。她哪里有什么棋艺,想下哪就下哪里,倒是宁瑧十分满足,不管她如何下,总会有办法引她到正确的棋路上。

这一子下这。宁瑧修长的手指点着棋盘上的某处,眼睛看着温漪,亮而炙热。

他乐在其中。

嗯嗯。温漪一边点头,一边听貂儿讲温九的故事。

妖界其实不大,与修真界隔着一座迷雾森林。一百年前温九还是只小孔雀,但是天姿绝佳,被老妖皇选为继任者。

但是温九有个不为人知的癖好,好着女装,爱美,热衷于收集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每日疏于修炼,虽是继任妖皇,却是实打实的妖界纨绔,当上妖皇之后,很多老妖都不服他,纷纷各占地盘。

妖界混乱了几十年,直到前几年,温九突然从人族之地回来,说要重振妖界,一反常态,勤勤恳恳将妖界上下收拾得服服帖帖。

但是在收拾异己之时温九受了重伤,三魂分裂,目前天魂不知所踪,地魂在妖界闭关,目前出现的这个是妖魂。

最凶的就是这个妖魂,张嘴就能吞噬一座城!貂儿特别强调。

这么厉害?温漪吃惊,这样的一个大佬居然在星罗剑宗做个杂役?还为了灵石出卖尊严?

宁瑧见她心不在焉,知道她不喜欢这种过于安静地对弈,看了看窗外,我们出去看花灯吧。

因为正值凡间花灯节,大人小孩都提着灯,长街亮如白昼。

温漪猛点头,起身拉着宁瑧出门。宁瑧还是女装打扮,两个美人儿行走在街上,引来众多目光。

在他们身后,有两个少年修士一直跟随,边跟边窃窃私语。

怪不得蓝师兄痴迷于她。

何止啊,李师兄为了她如今害了相思病,茶饭不思。

那个什么望春山的张师兄更惨,本命灵器都舍了出去。

师父他老人家气得七窍生烟,幸得宗主劝住了。哎呀!没劝住啊,师父来了!

只见前方行走着的宁瑧和温漪被一个白胡子老头拦住了去路。

老头白发苍苍,衣衫凌乱,气息却十足强大,就差临门一脚就突破渡劫期了。

天下都没几个渡劫期大能。

魔女!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温漪大惊,这个老头几个月前整整追了原主三个月,从南到北,追了几万里,执著到原主差点想回魔界老家,跟宁瑧在一起后才摆脱他。

二话不说,温漪直接带着宁瑧就跑,一个瞬移就跑出一里地,可惜前面有结界,两人被结界反弹,差点受伤。

原来这老头怕温漪又跑没影了,事先把整个宁陵城都纳入一个巨大的阵法中。

他们被困在城中了。

怎么办?温漪有点慌,原主摞下的烂摊子,却让她和宁瑧摆平,更气人的是越来越多的大佬和被原主撩拨过的修士正往这边赶来。

宁瑧虽然气她四处惹事,却不会这时候丢下她,别怕,有我在。

握在一起的手传来热度,温漪略微平复心情,积极思考怎么避开这样的修罗场。

不如我们再变一次装吧。瞬移用不了,打又打不过那么多人,温漪只有试试这个技能。

皮相惑不了大能。宁瑧摇头。为了方便跑路,他已经恢复男装了。

两人藏身在一间狭小的木屋里,身体靠得很近,近到温漪能听到宁瑧的心跳声。

一两个化神期他们可以应付,一群化神期他们也得暂避锋芒。

温九袖着手站在客栈廊下,仰头看突然笼罩下来了巨大结界,眉头紧锁。

他的妖魂可不能困在这里。

当行人再往廊下望去时,却看不见原本站在那里的人了。

崔萝守着正在凝丹的尹敏昭,突然一股巨力冲破木窗,两个柔弱的妖族女子摔了进来。

救救我们......其中一个绿衣女子还能挣扎,吃力地往崔萝的方向爬。

崔萝吓了一跳,沈师兄沈师兄!

沈子车就在门外,听到动静立刻推开房门,怎么回事?

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两个妖族女子,崔萝的声音发颤,有妖精。

她从来没有见过妖族,乍然一见女子的手变成翅膀,有些不知所措。

沈子车上前用捆仙绳把她们绑了,逼问她们才知道宁陵城上空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结界,进出不得。

我就知道要出事!沈子车脸上不见惧怕,反而跃跃欲试,小师妹就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越过破窗跑了。

沈师兄!崔萝郁闷了。

隔壁蓝垣之还在教训自己的师弟们,忽然察觉到天上现出异象,丢下自己的师弟师妹们就往异象出现的地方赶去。

小木屋里,气温渐渐升高又回落,降至冰点,如此反复。宁瑧将温漪抱在怀中,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体内的魔息也在乱窜,酷寒和炙热交替,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连带着温漪也十分难受,敌人不来,她首先得被烈焰寒冰搞成渣渣。

宁瑧。温漪低声叫了一下,气息拂过宁瑧颈侧。

对面的人呼吸更加凌乱,喘息加重。

偏偏这个时候他要突破。

漪儿,我引开他们,你先走。宁瑧咬着牙,声音沙哑,额际静筋隐现。

就只能离你一里远。温漪小声嘀咕,这有什么区别。

你真的想走?宁瑧漆黑的眸子闪过一道红光,手上一紧,将温漪紧紧扣在自己怀里。

实不相瞒,温漪刚才是有一丢丢想跑,只是顾虑缚魔锁。

门外传来脚步声,人还不少。

天下女修对温漪深恶痛绝,男修们却嫉恨宁瑧独占温漪。

这一次有各自的师父出头,总算鼓起勇气来围攻宁瑧。

小小一间木屋,还放置着很多干柴,没有足够的地方落脚,温漪连仰头都困难。

那什么,也就想了一瞬,你别生气。

每次宁瑧生气,她身上的缚魔锁就会发紧,几乎要将她的手勒断,让她体会又辣又冰的感觉。

到底他是怎么想出来这个疯狂的方法的?

  • 发布时间:2021-09-14 12:57:10
  • 作者:梅若繁
    小说名:当海王遇到高岭之花